影四

行人步道不开车╮(╯▽╰)╭

[HP] Until the Break of Dawn

Tom Riddle,背景故事


  一阵急促的喘息后,八岁的汤姆·里德尔从床上醒来,额头布满细密的冷汗,神情有些惊疑不定。随后他搞清楚了自己身在何方——没有茵绿草原或是温柔牵着他手领路的男人——他在一间方正而狭小的房间里,床头靠着的墙面开了一扇窗户,然而窗户面对的不过是另一栋房子的红砖墙,两栋建筑之间的距离逼仄得称不上一条巷子,以致外头和房间里一样乌漆墨黑。

  辉煌依旧,汤姆想着,他的独立牢房,在孤儿院里这可不是谁都有的待遇,你得做对不少事才能获得这般殊荣。

  汤姆坐起身看向无光的窗外,脚掌保持翘起避免踩上冰冷的石板。汤姆·马沃罗·里德尔...

[Fantastic Beasts] 赤褐色的远去

Gellert Grindelwald/Albus Dumbledore,接续电影结局


  1927年,某个晴朗的周末下午,霍格沃茨教授阿不思·邓布利多坐在办公室里,正在为下一期的《当代变形学》撰写专栏文章,但他握笔的手悬在羊皮纸上,已经好一会儿没有动作。显然他的心并不在这上面。

  突然他听到一阵拍翅的声音,转过头,看见一只猫头鹰从窗口飞了进来。猫头鹰飞到阿不思的办公桌上方,投下一个包裹。

  “谢谢你。来点小零嘴吗?”阿不思对它说。

  猫头鹰发出呜呜的声音,盘旋一圈便飞了出去。啊,公事公办的精神,可能是只邮政猫头鹰,阿不思想。

  他搁置了写到一半的文章——反...

[Alexander] Eyes of the Night

Alexander/Hephaistion, Alexander/Bagoas (side)

(人名采用文景新译)


  大纲:多年来巴勾鄂斯服侍亚历山大,目睹并接受了王与其爱将的关系。但直到最终,当他最后一次仰望那双夜之眼,他才真正了解亚历山大和赫菲斯提昂之间的爱。

  

  其之一

  沙哑的笑声盖过了优雅流畅的琴笛声。巴勾鄂斯盯着那帮闯入华美大厅的马其顿蛮人,他们贪欲的眼神在后宫的女人和阉人所穿的光亮丝绸上流连。

  只有一个男人拨掉了抓住他衣袖的柔荑。

  他高大,肩膀宽厚,一道淡淡的伤疤如泪痕拖过他的脸颊。那不过说明了他经历的鏖战,并无损他的英俊。深色长发垂过他的肩膀...